第一七五章大匠人

或许是自己站立的方向不对,也或许是朝阳处在这个女人身后的大原因,当小笛卡尔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女人会发光,就连发丝都被阳光浸染成了金色。

一只白色的猫,就站在她的肩膀上,此时看起来却像是一只黑色的猫。

这个女人的身高不算高,但是,她的发髻却非常的华贵,上面插着一枝金灿灿的簪子,簪子流苏上挂着一颗硕大的红色宝石,从小笛卡尔的方向看过去,她似乎将太阳镶嵌在她的发簪上了。

“很多年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机灵的小贵了,站过来,让我看看。”

钱多多舍弃了更加温柔的小艾米丽,慢慢来到小笛卡尔的身边,平视着这个少年。

小笛卡尔来皇宫之前做过很多功课,他知道大明皇帝有两个绝美的妻子,如今看到了钱多多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被这张绝美的脸给震慑住了。

钱多多那双硕大的眼睛里洋溢着笑意,见小笛卡尔愣愣的看着她,就再次笑道:“怎么了?我是不是比你见过的所有女人都好看?”

小笛卡尔俯身施礼道:“见过皇后陛下。”

钱多多取下站在她肩膀上的白色狸猫,顺手放在小艾米丽的怀里,于是,这个可怜的孩子立刻就变成了她的侍女,乖乖的抱着狸猫紧张的浑身发抖。

小笛卡尔说的是字正腔圆的大明话,而钱多多说的却是晦涩难懂的拉丁语。

等钱多多听清楚了小笛卡尔说的话之后,就懒洋洋的用大明话道:“白学了这么久的拉丁语,小子,我是皇后,你是我的子民,这样说没错吧?”

说这话还把呆滞的小艾米丽搂在怀里,好奇的用手指抚摸她的五官。

小笛卡尔艰难的道:“是的,皇后陛下。”

钱多多抬眼看了小笛卡尔一眼道:“效忠吧!我听说在欧洲,骑士一般都是效忠皇后,而不是皇帝。”

小笛卡尔道:“我不是骑士。”

钱多多从腰上解下一柄短短的装饰佩剑丢给小笛卡尔道:“现在是了。”

这是一柄非常精美的佩剑,长不过一尺半而已,可是就华丽的剑鞘来看,这柄剑即便不能价值连城,也相去不远了。

小笛卡尔捡起佩剑,用衣袖擦干净了上面的草屑,恭敬地放在钱多多脚下道:“我讨厌贵族。”

钱多多此时早就打散了小艾米丽的头发,很快,就给这个漂亮的金发小姑娘弄了一个大明闺女特有的双丫髻,从自己头发上取下一些卡子固定好之后,没有理会小笛卡尔,而是认真的看着小艾米丽的面颊道:“多好看的一个孩子啊。”

说罢,就松开小艾米丽,牵着她的手准备离开,在将要离开的时候,她的脚轻挑了一下地上的佩剑,那柄剑就跳了起来,落在钱多多的手上,很快,就隐没在她的长袖里。

小笛卡尔眼看着皇后带走了他的妹妹,偌大的一个花园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就连刚才在远处修剪树木的园丁此时也消失不见了。

小笛卡尔脸色苍白,他知道他刚才拒绝了一位至高无上的皇后,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他。,不管是什么样的命运,他都不准备屈服。

因为,他真的很讨厌贵族!!

他之所以会来大明,就是因为他的老师张梁曾经告诉过他,任何人,在大明国,都有两种选择。

很显然,小笛卡尔要的是另外一种。

桌案上有很多的糕点,刚才,他没有吃,小艾米丽也没有吃,现在,小笛卡尔拿起一块糕点吃了一口,很不错,这是一块味道浓郁的桂花糕。

桂花糕配上祁门红茶才是最地道的吃法。

小笛卡尔拿起温热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果不其然,里面装的确实是祁门红茶,他之所以认出这种茶水,完全是张梁跟他描述过这种顶级红茶中有果香,有蜜香……

一口糕点,一口红茶,小笛卡尔沐浴着阳光,尽情的享受着美味,他甚至闭上眼睛,全身心的投入到享受中去了。

一个背影很英俊的青衣人来到了他的身边,之所以说他的背影很英俊,完全是因为这个人的脸没办法看,眼睛乌青,头脸肿胀,鼻子上还贴着膏药,不过,从他那双充满智慧的血红眼睛来看,他应该是一个英俊的人。

即便是脸不好看,他的背影也一定是最好看的。

“我不想打扰你继续享受,不过,你该去觐见冯皇后了。”

黎国城被夏完淳殴打的很惨,他本来想要休息的,直到脸上的淤青消失了之后再来上班,可是,因为笛卡尔先生要觐见陛下,行宫中的人手很紧张,他不好去前殿,就候在后宫这边干一点杂活。

小笛卡尔掏出手帕擦擦嘴,指着黎国城的脸道:“这是你失败的标志?”

黎国城摇头道:“恰恰相反,这是我胜利的标志。”

小笛卡尔道:“我从你身上闻到了属于玉山书院的恶臭气息。”

黎国城笑道:“那叫风骨,怎么会是恶臭气息呢?”

小笛卡尔道:“如果我没有见六位玉山同窗的话,我会同意你的话。”

黎国城笑道:“那六个人就是我派去的,主要目的是为你祖父张目,你应该知晓,你祖父即将成为玉山书院数学院的院长先生,这中间还有一些波折。”

小笛卡尔道:“很熟悉的手段。”

黎国城又道:“笛卡尔先生是一位哲学家,他对人性的理解远超过我们的预料,所以……”

“所以,我外祖父知道我不是他的嫡亲外孙。”

“你明白?”

“我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不过,这不要紧,对我外祖父来说,血缘论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只要我能继承他的学说,学说继承要比血脉继承重要的太多了。”

黎国城赞赏的看着小笛卡尔道:“你有机会成为的玉山书院中的佼佼者,张梁这些人虽然有坚韧不拔的意志,不过,从根本上来看,他们终究还是属于蠢货一流。”

小笛卡尔道:“你当着他学生的面侮辱他的老师,就不觉得过分吗?”

黎国城大笑道:“好,算是结仇了,等你打的过我的时候,欢迎你来为你的蠢货老师讨回公道。”

小笛卡尔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两人说这话,就离开了阳光明媚的花园,穿过了一个繁花似锦的院子,小笛卡尔看到那个钱皇后似乎正带着自己的的妹妹在采集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