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皇帝的最后一战

今年春天,云昭依旧在长安附近的龙首原上祭了天。

鸿胪寺的官员还亲自去了延安黄帝陵拜谒了轩辕皇帝。

以前的时候,祭天地是皇帝必须要参加的祭祀活动。

今年,无数的臣子们纷纷上书,希望将拜谒黄帝陵加入到国朝三大祭祀大典之中。

这三个祭祀大典,指的就是开春祭拜天地,清明祭拜战死英灵,以及五月祭祀轩辕皇帝。

原本还有人提了祭拜孔圣……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不了了之了。

国家走上正轨之后,云昭其实不那么反对祭祀这件事了,他甚至认为,任何有功于华夏的先烈都应该接受祭祀,享用血食。

盛世,人们的闲暇时间多,也就有了回忆祖先以及往昔的英灵们的念头,在生活富足之后,愿意为他们抽出一点时间以及财货来怀念他们。

总体上,这是一种文明的表现。

不仅仅是祭祀活动增加了,就连上元节,中秋节,乞巧节,端午节的各项活动也变得频繁且宏大起来。

对于这些活动,云昭也是支持的,甚至是大力支持的。

物质生活在获得基本满足之后,精神生活就必须跟上来。

钱多多今天很高兴,因为他在襄阳附近的十几个集体农庄基本上也要消失了。

以前那些靠着她撑腰勉强活下来的自梳女们,很多人已经走出了自己修建的堡垒,由先前的二十七个慢慢合并成了十个,再由十个合并成了三个。

最后只剩下一个还顽强的存在着。

不过,在今年,就要消失了,因为那个仅存的堡垒,只剩下四个自梳女,两个七十岁以上,一个六十岁以上,嘴年轻的一个也已经五十二岁了。

这样的四个老妪,是没有办法支撑起一座占地将近千亩的农庄的,所以,就有当地官府决定收回这个农庄,至于那四个老妪,每个月可以从官府得到足够养活她们的俸禄,直到去世为止。

从各个方面都传来了好消息,这些好消息确凿无误的告诉云昭,大明朝正在一步步地走向盛世辉煌。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监察部的数据。

监察部送来的官员贪污腐化的文件越来越多。

中华一年处置的县以上官员的案子只有区区三宗,其中;两宗案子是渎职,与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只有一宗案子属于贪污腐化。

等到中华十二年的时候,渎职案子变少了,而贪污腐化的案子却足足增加了四十倍之多。

在中华九年的时候,在云昭颁布了《官员自查自纠条例》之后,这种贪污腐化的案子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继续增加,且手段更加隐晦,更加的高超。

而且,这股风向正在向军队蔓延。

于是,云昭又制定了《军中二十九条》来遏制军中不断出现的腐败问题之后,在中条山军中,出现了军人杀戮监察官的恶性事件。

尽管此事已经被钱少少平息,并处理完毕了,在军中的影响依旧存在,好多军人不但认为中条山军营中被斩首的两个校尉做错了事情,反而认为他们是英雄。

为此,兵部部长云杨在过去的时间里,成了监察部,法部,口诛笔伐的重要对象。

张国柱,卢象升,韩陵山等人认为应该制定严刑峻法,让那些官员们生出畏惧之心。

云昭却不以为然,因为,如果严刑峻法管用,当年,朱元璋的剥皮萱草之刑法也不会中途夭折,更不会出现大明末年从上到下的全体贪污现象了。

所以,云昭制定《中华十三年司法对于贪污腐化若干规定》新的律法中,除过罪大恶极者,基本上没有判处死刑的条例。

不过,死罪虽然免掉了,活罪却很难逃掉。

一个人一旦因为贪污腐化成了罪囚,不仅仅要吐出贪污的钱财,还要应对很重的罚款,如果他本人的钱财不足以偿付罚款,那就拿走他亲眷的财产,如果他亲眷的财产也不足以支应罚款,那么,就会波及到他的亲族……

一般情况下,一个官员一旦被治罪,基本上他的亲族就会统统破产,除过国家调配的土地,房屋,以及生活必须的口粮不会受到波及之外,剩余的钱财将会全部充公。

且在三代之内,他的直系子孙不得进入大明各个官办书院就读,不能进入任何官办机构,不能参与地方选举,也不可能独自经商。

也就是说,一旦贪污被发现,不仅仅是官员一人倒霉,基本上他的亲眷此后只能以务农为生,他的亲族也会纷纷破产。

一口气惩罚三代,这个家族基本上就会从人间消失,因为,在这条律法中,云昭还是留了一道口子,那就是——入赘不论!

也就是说犯官的子孙如果愿意入赘,改名换姓,就不在惩罚之列。

活路是留了,可是,当张国柱,卢象升韩陵山等人看过内容之后,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好,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灭族!

在《蓝田日报》宣传了这个新的律法的时候,同时也刊登了皇帝亲手撰写的《自首令》,凡是在《自首令》的宣传时间内投案自首的犯官,并积极退赃者,就不适用于《中华十三年司法对于贪污腐化若干规定》。

这是云昭所能表现出来的最大诚意。

蓝田皇朝的每一个官员,几乎都是云昭亲自签发命令任命的,每一个官员,几乎都是从玉山书院以及玉山大学堂里走出去的,所以,他不但是他们的皇帝,也是他们的师长。

云昭坚信自己辛苦培育任命的官员不会是绝对的坏人,他们的心中应该还有良知,否则,他这个皇帝,师长,未免当的也太过于失败了。

于是,他特意派出自己的侍卫,在全国的各大城市的僻静处,设立一个个的信箱,他希望那些犯过罪,或者正在犯罪的人可以把自己的坦白状投入这些信箱里,然后由他亲自拆封。

一月的时候设置的信箱,四月的时候,这些信件已经堆满了云昭的书桌。

这就让云昭伤心了。

他知道蓝田皇朝一定会有贪官污吏,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

云昭强忍着怒火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看了每一封信,之后,就一个人去了终南山的道观里独居了三天。

而后召集国相,监察部,法部,开了足足两天的会议。

然后,那些写了坦白状的官员纷纷被拿下,罢官,剥夺荣誉,囚禁,流放,抄家……让后面的那些犯官即便是想要写坦白状,也不敢继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