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真传一句话

欧洲已经成了一片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土地了。

西班牙,法国,瑞典等等国家正在开展如火如荼的“抓女巫”活动,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就烧死了不少于四万个邪恶的女巫,堪称战果累累。

梵蒂冈正在发起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准备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向奥斯曼讨还血债。

在这个过程中,梵蒂冈还刻意的将英国的新教定为“罪人”,呼吁英国的实际统治者克伦威尔拨乱反正,可是,克伦威尔此时正忙碌着将英国划分为十一个军区,每个军区由一名少将领导,实行警察统治。

居民活动受到监视、异议人士遭到迫害,没工夫响应梵蒂冈的呼吁。

他的麻烦不仅仅来自于梵蒂冈于法国,还来有来自荷兰,葡萄牙,西班牙海上联军的威胁,这些国家已经组建了庞大的海军舰队,准备在北海,与英国舰队再交锋一次。

不仅仅如此,没了教皇的教会们显得极为疯狂,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敏感的时期还要发起对异端的战争。

清教徒,新学者,以及对欧洲现状失望到极点的人开始逃离欧洲,去新世界里寻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很明显,这群逃亡者分成了两个阵营,以清教徒为代表的一方乘船跨越大西洋,穿过重重风浪去了美洲。

以法国著名学者布莱士·帕斯卡为代表的一方,却乘坐了两艘强大的东方战舰去了传说中的东方古国——明国。

在离开马赛的那一天,船上的人悲痛欲绝,其中来自英国的诗人约翰·弥尔顿在船头悲伤的吟诵道:“心灵是个自主的地方,一念起,天堂变地狱;一念灭,地狱变天堂。”

而另一位来自法国的戏剧家高乃依则在痛苦中割掉了自己的胡须,将之抛洒在法兰西的土地上,高叫着——高乃依死了……法兰西的戏剧也死了。

这一次以帕斯卡先生为代表的学者数量远比笛卡尔先生那一批人多,总数达到了骇人听闻的两千一百人,基本囊括了被教廷点名的所有异端学者。

云昭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欢喜的连鞋子都没有穿,一个人在院子里手舞足蹈了好一阵子,还疯疯癫癫的向四面八方的神灵1大礼参拜。

为此,他甚至龙颜大悦了足足两个月之久。

玉山上太挤了,云昭下令,在终南山下的龙首原上斥地六千亩,修建大明皇家理工学院,仅仅是建造费用,云昭就一次性的拨付了六百万个银元。

国相府,库藏司,几次三番提出质疑,都被皇帝呵斥了出去,不准他们在此事上多说一句话,还警告国相府,库藏司,再有异议停止拨付这笔款项,他将挪用军费继续修建学院。

他直观的认为,区区六百万个银元,连帕斯卡先生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不仅仅如此,他甚至给韩秀芬下达了十万火急的军令,命海军第一舰队,立刻西进,务必保证那两艘满载学者的战舰可以平安抵达大明。

这个消息将云昭因为审计带来的坏心情一下子就抵消的半点不剩。

以至于国相府,秘书监的人暗自揣摩,皇帝之所以会在七月六日停止了集中审计,解散了审计组织,与这个好消息有非常大的关联。

对于底下人的猜测,云昭懒得去理会,大明虽然大,像他这样睿智的人有时候还是要乾纲独断的,否则,就以张国柱这些人的务实精神,如何能留得住帕斯卡这等科学巨擘。

尽管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说什么奇巧淫技的蠢话了,鄙视这一行当的人依旧存在,且数量很多。

科学是第一生产力,这种高级话语,岂是张国柱这等榆木疙瘩脑袋的土著所能理解的。

这些人就知道下死力气种地,下死力气养殖牲畜,下死力气挖矿,如果不能引进如此大批量的高端人才,累死他们也干不出什么大事业来。

说起来大汉族就没有进行科学研究的传统,即便是有一些了不起的发明,那也基本上是宋以前的发明,宋以后的发明真的少的可怜,与大汉族族群的规模一点都不相称。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官方不支持!

次一等的原因就是发明出来了,也没人重视。

而此刻的欧洲学者们,已经基本上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科学研究,而欧洲的那些有钱人们,似乎也愿意花钱资助这些人进行科学研究。

好了,现在这些人已经开始主动往大明跑了,既然来了,云昭一定要让这些人感受到大明人对于科学的狂热爱意。

要想让这些人知道大明人喜欢科学研究,首先就要让他们知道,大明有一个狂热的科学研究爱好者,为此,云昭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进行倾家荡产式样的支持。

云昭也相信,只要自己继续保持大明与欧洲的通信畅通,欧洲还会有更多的学者来到大明寻求庇护。

而留在欧洲的乔勇这些人的力量,还需要进一步的加强,毕竟,只有当教会方的行为越发的疯狂,才会有更多的学者来到文明的大明寻找自己的出路。

云昭一定会把他们的前途安排的妥妥当当,一定会把他们的生活料理的妥妥当当,一定会让这些人有尊严,有底气,有地位的生活在大明,并且将大明当成自己的另一个故乡。

谁才是最好的接待者呢?

云昭思忖了两天,最后在钱多多发起的商议云彰成为铁道部长的三十六人代表会上第一个投了反对票,他的一票算两票,然后,云彰成为铁道部长的决议,以两票赞成,三十五票反对的绝对反对票,被完全给否决了。

被如此绝大多数票反对之后,云彰成为铁道部长的事情,连复议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就被秘书们送去了焚化炉烧毁,这一份建议书没有入档的资格。

原本喜滋滋的候在人民宫外等候好消息的云彰,等到这个消息之后,如同五雷轰顶!

他想过一千种结果,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了父亲的阻击落败。

从出生到现在,云彰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全面的失败,除过两位母亲投的两票之外,他没有获得代表会其余三十四人的任何一位的支持,其中就包括他至高无上的皇帝父亲,以及自己当老子一样孝顺的几位叔伯。

失败了,云彰就想喝点酒解解愁,才喝了一杯,就被他匆匆赶来的父亲一脚给踢翻了。

于是,暴怒的云彰就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大喊大叫,一个劲的要求父亲干脆打死他算了,免得给云氏丢人现眼。

窗外的冯英,钱多多珠泪涟涟,就连她们也认为,皇帝这一次真的很过分,没有给自己的亲儿子留半点颜面。

云昭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

就着儿子的酒菜,一边喝酒吃菜,一边等儿子安静下来。

云彰终究长大成.人了,哭闹了一阵之后也就不哭闹了。

坐在父亲对面,一气喝了三杯酒之后道:“孩儿可是那里做的不好?

前些时间孩儿确实为一些个部下说情了,可是,孩儿在说情之前已经申明,该查的还要查,并没有阻止调查,只是希望他们能调查的快一些,如果毛病不大,就早点结案。”

云昭丢一颗花生进嘴,一边嚼一边道:“你做的不错,身为领导者,有时候出面保护自己的部下,是本人能力的体现,所以,你保护的那些人,有七个有毛病,我并没有深究,算是放了他们一马。”